就在杜仲刚停下脚步的时候

- 编辑:admin -

就在杜仲刚停下脚步的时候

 
  “战斗傀儡!”
  杜仲惊骇了。
  神变后期的战斗傀儡?
  这他妈,是谁弄出来的?
  要知道,那外国人搞的超级战士,顶多也就是心化期的实力啊。
  而且,从表面上看,这两个战斗傀儡显然是用活人做成的。
  也就是说。
  这两个人,在被炼制成战斗傀儡之前,都是神变后期的高手!
  究竟是什么人?
  竟然有能力杀了他们,还把他们炼制
 
  如今,一回到草原。
  杜仲立刻就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是被吓了一跳。
  只见,这俩人竟是瘦得皮包着骨,虽然双眼跟普通人一样,但眼眸却是幽绿色的,没有丝毫表情。
  冰冷嗜杀!
  脚步一顿。
  正潜伏着准备捕食的母狮猛的就转过头来,朝着杜仲低声怒吼。
  而此刻,杜仲却是眯上了双眼。
  眼前的母狮丝毫没有发现,两只准备进攻杜仲的拳头,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下一刻,杜仲猛的往地上一趴。
  两尊傀儡,立刻改变攻击路线。
  双拳如钻,完全不顾眼前的所有阻挡,直接就猛攻了上来。
  “砰。”
  一声撞击响声传开。
  那头母狮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是被两尊傀儡的拳头,狠狠的砸飞了出去。
  甚至都没来得及落地,嘴巴里就喷出一口鲜血,没了气。
  “跑。”
  见状,杜仲猛的一蹿而起。
  与此同时。
  三头埋伏在草丛中的公狮,突然就爆声怒喝了起来。
  身形一动,疯狂的奔跑着,朝着两尊战斗傀儡扑了上去。
  这边。
  杜仲加快速度,带着两尊傀儡,在公狮能攻击到的范围内绕圈子。
  果然。
  三头公狮一涌而上,齐唰唰的扑到了其中一头傀儡的身上。
  一只要咬手,一只咬腿,一只直接咬着傀儡的脖子。
  瞬间,就将傀儡阻挡了下来。
  “开打!”
  杜仲来不及多想,暴掠中身形一停,体内所有能量轰然爆涌而起,双拳一动,丝毫不惧的朝着尾追而来的那一头傀儡迎击了上去。
  “砰!”
  一拳碰撞。
  这一次,杜仲没有被打飞。
  在少了一股神变后期的力量之后,杜仲已经足以跟眼前这一尊傀儡抗衡。
  “那只傀儡收到的命令只是杀我,而且他们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所以根本就不会去管那三头狮子。”
  “可就算这样,那三头狮子能坚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
  “必须先把眼前这尊傀儡解决掉才行。”
  心中暗暗盘算着。
  杜仲立刻收回跟傀儡对撞在一起的拳头,而后猛的一蹲,在傀儡再度攻来之时,猛的抓住眼前这个傀儡的双脚。
  双臂一用力。
  顿时就将傀儡甩动了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
  整整摔了三圈之后,杜仲才猛的往地上一砸。
  “轰!”
  震响声立刻传开。
  在杜仲这猛力一砸之下,那傀儡竟是被砸得陷入到了地下。
  “去死!”
  抓住这个机会,杜仲右拳一动,没等傀儡重新站起身来,便是发挥出最强横的力量,猛的一拳砸在了傀儡的额头上。
  “咔嚓。”
  碎裂的响声传来。
  在杜仲这一拳之下,那傀儡的脑门竟是被砸得碎裂了开来。
  “呼……”
  杜仲当即松了一大口气。
  解决了一个!
  心中暗暗庆幸的同时,杜仲站起身,走向被狮子缠住的第二个傀儡。
  然而,就在这时。
  “唰。”
  一个破风声响,突然从身后传来。
  杜仲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便是被重重一拳砸在了后背上。
  整个人,又被轰飞出去十多米远。
  “噗!”
  摔倒在地,杜仲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一脸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去。
  只见。
  那一尊被他把闹门砸碎的傀儡,居然又站了起来,仿佛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似的。
  这一下,杜仲直接就看傻了。
  他知道,这种傀儡最脆弱的地方是不会使用手段,只会用最单纯的方式攻击,而最可怕的地方是不惧疼痛。
  但即便没有疼痛感,也不可能离谱到这种程度。
  虽然刚才那一拳,杜仲并没有直接把这尊傀儡的脑袋打爆,但也至少能让他失去行动力啊。
  怎么还能站起来继续打?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心急间,杜仲立刻站起身来。
  刚想继续反击,将这尊傀儡继续废掉的时候。
  “唰。”
  又一个破风声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杜仲的眼眸忍不住一缩。
  只见,那尊被三头狮子缠着的傀儡,也追上来了。
  而那三头狮子,早已经远远的逃走了。
  “妈的!”
  这种情况,让杜仲忍不住的破口大骂了一声。
  “要战,便战。”
  “就算是死,老子也不让你们继续留在这世上害人!”
  怒吼一声。
  杜仲身形一动。
  立刻冲向已经有些破损的那头傀儡。
  “砰。”
  又是一拳相撞。
  杜仲勉强抵挡住傀儡的攻势。
  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另一尊傀儡,便是已经攻到了眼前。
  “啪。”
  毫无疑问,在那神变后期的恐怖攻击速度下,杜仲完全反映不过来,便是被侧身一拳,打飞了出去。
  “咻……”
  被重力砸飞的身子还在半空,两尊傀儡又再度追了上来。
  “砰。”
  又是一拳。
  两只冰冷的拳头,直接轰击在杜仲的胸口。
  “噗!”
  甚至都还没落地,杜仲就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喉咙中涌上来的鲜血,如同雨水一般,倾洒而出。
  下一刻。
  杜仲摔倒在地。
  胸口,一股剧烈的疼痛涌来。
  前方。
  两尊傀儡,猛追而来,双拳同时捏爪,带着无比恐怖的劲气,轰然抓向杜仲的脑袋。
  “完了。”
  此刻,杜仲脑中一片空白。
  他很清楚,这爪子马上就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自己的脑袋,会在瞬间被砸碎。
  “要死了吗?”
  杜仲心中暗暗的呢喃着。
  眼眸中,那两只爪子越来越近。
  “啪!”
  突然,一声脆响传开。
  杜仲浑身一颤。
  眼前,两尊攻到身前的傀儡,突然就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周围的天地间,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逐渐的蔓延开来。
  “师,师父……”
  感觉到这股气息,杜仲浑身一松,立刻就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这股冲天的恐怖气息,正是木老发出来的。
  举目一看。
  杜仲惨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只见,在那半空中,木老的身形缓缓的落了下来。
  “怎么样?”
  刚落定脚步,木老就快步走到杜仲身边,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没事,小伤。”
  杜仲张口应了一声,问道:“您怎么会在这里?”
  “没事就好。”
  木老轻笑一声,张口道:“老秦自废武功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要亲自过来非洲探查吗?”
  闻言,杜仲了然的点了点头。成傀儡?
  惊骇间,杜仲根本不敢多想,只能一路飞速的逃命。
  “小白!”
  逃遁间,杜仲突然想到了小白。
  若是让这两个战斗傀儡接近小白的话,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
  杜仲飞速逃遁的身形一转,直接就绕开了小白所在的区域。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除了偶尔能遇到的几棵枯树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掩体的存在,杜仲只能一路暴掠。
  两个战斗傀儡,仿佛不会累一般。
  面色冰冷的,紧追在杜仲身后。
  不知道追出了多少公里。
  “啪嗒啪嗒……”
  突然间,一阵疯狂的脚步声传来。
  杜仲举目一看。
  赫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大群正在狂奔的角马。
  “有机会!”
  心中一动,杜仲立刻冲进角马群中。
  他知道,如果就这么逃遁的话,根本不可能逃掉。
  战斗傀儡根本不会累。
  可他会累啊!
  这种战斗傀儡,只要接收了命令,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就算杜仲跑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一定会追上去。
  直到……杀掉杜仲!
  “唰。”
  飞身冲入角马群。
  杜仲刻意的将体内的能量,震荡而出。
  角马群瞬间慌乱了。
  嘶鸣声,此起彼伏。
  慌乱中,所有的角马纷纷四三奔逃。
  在角马的狂奔中,一阵阵黄灰,从地面上升腾而起。
  很快的,就将整个区域笼罩了起来。
  身处其中,杜仲大口的喘息着。
  不断的在角马群中穿梭。
  试图,以此来躲避两个战斗傀儡的追杀。
  只可惜,他们是傀儡。
  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傀儡!
  “砰砰砰……”
  就在杜仲隐入角马群中之后,两个傀儡暴冲而来,竟是毫不躲避,带着凶猛的冲劲,直接将挡在他们身前的角马,全部撞飞。
  一路追随着杜仲的气息,不断的朝着杜仲迫近。
  角马群中。
  杜仲也察觉到了这种状况。
  顿时,心中大急。
  “在躲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而且体内能量已经消耗了不少,如果再继续逃跑的话,能量很快就会消耗一空,到时候就只能任他们宰割了……”
  想到这里,杜仲猛的捏起拳头来。
  “拼一次!”
  牙关一咬,杜仲立刻从角马群中飞冲出去。
  一直跑了有500多米,才停下脚步来。
  “咻!”
  然而,,两个傀儡同时暴冲而来,面无表情,双掌捏成鹰爪,带着一股无比恐怖的气势,完全不讲道理的轰然砸了上来。
  那恐怖的气势,竟是将俩人所过之处的地面都压出了一条沟痕。
  “喝!”
  双拳一捏。
  杜仲立刻激发体内所有的能量,瞬间将所能发挥的战斗力提升到顶峰。
  而后,双拳齐出。
  “砰……”
  砸响声再次传开。
  恐怖的力量,就仿佛千斤大锤一般,轰然撞击在杜仲的身上。
  “唰。”
  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杜仲毫无悬念的,再一次被砸飞出去。
 
 
第二百七十一章 我死也不能留你们害人!
  恐怖的力道,翻江倒海般的跟砸在杜仲身上。
  两个神变后期的强者同时发挥最大强度的攻击,杜仲又怎能承受得了?
  “唰!”
  眨眼间,杜仲就被轰得倒飞出去数十米。
  “啪。”
  刚摔落地面,杜仲就忍不住的咳嗽的几声。
  他很清楚。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这两尊战斗傀儡的对手。
  可是,他没有任何办法。
  逃是死,战也是死。
  为何不痛痛快快的战一场?
  “噌!”
  猛的站起身形,杜仲紧咬着牙关,死死的盯着两尊再度追击上来的战斗傀儡,眼珠微微一转。
  “一对二,必死无疑。”
  “要是能有办法,把他们拆散开来,或许还有一点机会。”
  心中暗想的同时,杜仲丝毫不敢大意的盯着两人的位置。
  刚才。
  他虽然用尽了全力,但是其中大部分的能量都是用来保护自身,只用了一小部分的能量来跟两人做抵抗。
  也正是因此,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杜仲也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
  “怎么才能让他们分开?”
  就在杜仲沉思的时候,两尊傀儡赫然已经攻到了眼前。
  杜仲当即飞退。
  退后的同时,快速的转目扫望着周围。
  试图从地形上,找到一个可以将俩人分开的办法。
  只可惜,眼前一马平川。
  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依赖的地形存在。
  动物?
  连角马都被这两尊如同死人一般的傀儡撞飞了,还有什么动物能阻挡他们?
  狮子?
  杜仲心念一动。
  一个多小时前,他才刚遇到一只非洲狮,这附近肯定还有其他狮子的存在,要是能找到一窝狮子的话,或许还能稍微阻挡他们一下。
  因为是傀儡的缘故,这俩人身上除了冰冷无情的气息外,根本没有丝毫气势的存在,也就不存在利用气势将狮子吓跑这种事。
  眼看着两尊傀儡越来越近。
  杜仲慌忙的转目四望。
  这一看。
  赫然就在远处的一片草丛中,看到了几只正隐藏着身形,准备捕猎角马的狮群。
  大约有三到四只的样子,其中一头的母狮。
  “就是它了。”
  确定目标,杜仲不敢再做逗留,当即火里全开,竭力压制着自身的能量气息,飞速的朝着那头母狮靠近。
  后面,两尊傀儡紧追而来。
  “只要让他们伤到母狮,那几只公狮肯定不会罢休。”
  暗想着,杜仲身形一闪。
  直接冲到母狮的后方。
  “啪嗒!”